位置: 首頁 > 優秀校友

陳梁鴻

發布日期:2016/04/02 點擊量:10395

一.個人基本信息及工作情況
  陳梁鴻,女,1966年2月出生,原籍沅江,1984 年9月进入原湖南农学院衡阳分院生物专业学习。现为美国佐治亚州立大学大生物技术实验室主任。
二.工作、生活照

 

陳梁鴻

 

三.工作經曆、感悟、體會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一晃我已大學畢業28周年。回首往事,大學生活給我留下了美好的、難忘的回憶。那時,我們朝氣蓬勃,意氣風發。曾經我們在熟悉的教室裏上了一堂又一堂課,在藍天白雲下盡情的奔跑,在荷塘邊高歌、起舞,留下一路歡歌笑語。記得在野炊返校的路上,和同學一起,不管男女,你拉我扯,強行爬車搭車;和死黨一起,在瓜地裏,未經允許摘香瓜吃,在魚塘裏順手撈魚;上解剖課時,絕大部门同學,當然也包罗我,把解剖去骨的魚片帶回宿舍,最後被老師收回;畢業晚會上幹杯時,同學的啤酒瓶碰掉了底。畢業臨別時的淚眼,哽咽的話語,祝福,往事一樁樁,一件件,犹如昨日,全都曆曆在目。在我的記憶中是那樣的親切,令人難以忘懷。
  每个人的人生经历各不相同。生活中一系列的偶然造就肯定的人生。记得一个月的教育实习是陈多厘老师带队。陈多厘老师生活阅历丰富,博学多知。在那一个月时间, 不时地和陈老师在一起长时间的聊天。她给我讲她的工作经历,她的家庭,她的兄弟姊妹在各行各业的杰出贡献,让我艳羡不已。现在回想起来,我很幸运,有陈老师当我的带队老师。是她丰富了我童年的梦想。
  1987 年,大学结业后,我被分配到益阳市的益阳地区微生物厂。和我一同分配到微生物厂的有八、九个大学生。其中有中山大學、 南开大学、湖南大学、湖南农学院等结业的。当时,南开大学的同事和我一样,准备考研究生。他在外面租了房子准备考试。但他没有考上。1991 年,我开始了我的研究生生活。当我到中国农业(北京农业大学)研究生院报到时了解到,我去的热门的植物生理生化专业,录取的八名学生中,有六名是来自本校本专业,只有我和另外一男生是从外校招来的。我例举这些事实表明,我大学母校虽然不是本科,更不是重点,但老师们严谨执教,务实的态度,给我们学生在学业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让我们一生受益匪浅。
  在中国农大的六年,我顺利地取得了硕士、博士学位。而且,研究的科研结果发表在遗传学报等国内权威杂志上。做硕士论文时, 研究课题相对简单,所需的仪器设备较少,加之中国农大生物学院的科研仪器设备比力齐全,整个论文研究是在校内完成。博士论文研究, 课题难度增加,对所需设备要求相应提高。论文的研究部门主要是在北京农科院和中国科學研究院遗传研究所完成。在北京农科院,我可以住宿,相对比力方便,省时;去遗传所, 每天来回跑,单程有近一小时的自行车车程。记得有一次,实验做到凌晨兩点多才气停下。没有了公共汽车, 骑自行车回学校。途中经清华大学东门的五道口时,车胎正好卡在电车轨道中。车胎卡破,鞋跟被磕掉一只。推着破车,光着脚丫,走了一个多小时回到学校。那时年轻,充满热情,精力充沛,尽管各方面条件比力困难,却未觉得苦;反而感到开心、快乐、满足,充满自豪。六年的研究生生活,即紧张又充实,给我留下了不行磨灭的印象,也锻炼了我在科研上独立自主的能力,为我将来的生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97 年9月,博士结业后探亲来美。休整半年后,开始找工作。3个月在佐治亚州的一所州立大学找到了一个博士后的职位。由于签证的转换,1998 年 10 月才拿到工作许可签证。1998 年底,带着理想和追求,想在所学的生物技术专业领域中开拓自己的一番事业,一个人只身来到美国南方的一个名叫 Fort Valley 的小镇。当时,老板把一个没有人情愿做的研究项目交给我,要我试一试。
  我一人,無牽無挂,每天提早上班,主動加班加點,查閱文獻、資料,設計研究方案。功夫不負有心人,工作不到一年的時間,研究取得了很大的進展,稀有品種甘薯的細胞培養體系开端建成。並且,以後科研一直做得比較順利,结果突出。以致在我工作近兩年後申請綠卡時,我大學的校長親自給我寫了推薦信。盡管我的工作職責只是作科研,但也帶課。2002年,我乐成地研究出了廣譜性抗除草劑的轉基因甘薯。通過實驗室和多年的田間試驗檢測證明,外源基因穩定的整合到甘薯的細胞中,致使我校轉基因科研结果名列同類學校的前三名。隨後,我的職位轉到由美國農業部固定經費支持的一個科研站。這樣,只要不出差錯,我可以一輩子在這裏工作到退休。
  在我辞职时,手头仍有近二十万美元的科研经费,两个装备先进齐全的大生物技术实验室,两个现代化装备的温室,4 英亩的实验地。当时,我的茶花科研项目很受学校领导的重视,我的努力也得到了同仁的认可。跟我合作做萱草科研项目的美国教授对我说,我花半年时间做萱草研究取得的结果比别人做五年取得的结果还要大。他还对外系的教授说,我是我们学校最好的生物技术学家。
  在 Fort Valley State University 工作十年多,其间做科研、搞教学、申请科研项目和经费、发表科研论文、作演讲、开启科研项目,和各种人打交道。经历了各种磨练,品尝过生活的酸、甜、苦、辣。这里的生活和工作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使我变得成熟、豁达,宽厚待人,从容生活。
尽管当时我的事业处在蓬勃向上进展时期,为了孩子、家庭,2009 年 2 发月从 Fort Valley 辞职。我的一些同事和朋友为我感到惋惜。不久前,一位朋友问我,是否为当时的决定忏悔?忏悔,临时还没有。究竟,鱼肉熊掌不行兼得。决定经过认真斟酌后作出,不再回头,展望未来,向前看。
生活中總是有得有失,重要的是掌握心中那份想要開花的心。現在孩子、家庭是我生活的中心,但不是全部。我仍在嘗試差异適合我現在情況的事。我認爲,人在任何時候都不要失去自我,失去自己的追求。把自己做到最好,一切順其自然。我相信,你若盛開,清風自來。